中共中央宣傳部委托新華通訊社主辦

皇室战争开宝箱:生態治水的莆田探索:因地制宜 呵護木蘭溪水質

2019-08-16 11:55
來源:福建日報

皇室战争头像 www.yiylq.icu

后亭自然村生態氧化塘還河道清澈。俞靚攝

附近村民來到南埕村高架橋下的生態氧化塘邊上的秋千游玩。俞靚 攝

仙游第二污水處理廠變身濕地公園。 張力 攝

近年來,莆田市委書記林寶金在多處調研走訪污水處理建設工程項目時,反復強調各級各部門要進一步提高政治站位,把生態文明建設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,以鮮明的態度、堅定的決心、有力的舉措,深入開展臭氧污染防治、小流域水質提升、黑臭水體治理等六大專項行動,集中攻克群眾反映強烈的環境問題。

2018年,在仙游縣蓋尾鎮仙溪、仙潭村交界處,投建在此地的仙游第二污水處理廠經過提標改造,尾水由一級B標準提升至一級A標準。政府再斥資1000萬元,建設10個生態池。經由生態池植物吸附,污水處理廠的出水水質進一步提升。

木蘭溪下游,涵江區白塘鎮舉全鎮之力,利用原有的河道建設起生態氧化塘,村莊的污水經由三格式化糞池,再通過生態氧化塘的水生植物得以凈化。

這兩年來,莆田因地制宜,在鄉鎮污水治理上集思廣益,呵護木蘭溪的水質,使之清上加清。

生態氧化塘,構造良性循環

“水質是看不見,摸不著的。但我們卻對每天零點零幾的數據浮動上心?!焙滋琳蚰羨舸逯Р渴榧淺孿K?,在村民監測的報表上,南埕村上下墩村交界處的氧化塘里,含氨、氮量每天都在變化。

莆田全市開展木蘭溪環境整治后,南埕村響應號召,也想著借此機會改善村里的基礎設施,這是對當地生態、對農戶都有利的發展機遇。

短短一年間,大大小小的三格式化糞池應運而生。但污水經過三格式化糞池處理后,就是終點嗎?

南埕村所在的涵江區,是莆田市水網最密集的地方之一。這里村落星羅棋布,相對城市而言,農村地區人口分散,污水不便集中收集處理。隨著人口增加,用水量增大,大量分散式生活污水直排,造成流域污染負荷不斷增加,加快了流域水環境惡化。不僅如此,污水中的氮磷等物質加劇了湖泊水體富營養化,對流域水環境質量造成了巨大影響。

在當下,最便捷的方式,是將鄉鎮的污水接入市政管網,統一收集、統一處理。但這樣處理面臨距離遠、難度大、成本高等諸多難題。

因地制宜,自己消化,有效處理農村分散式生活污水勢在必行。

2018年上半年,白塘鎮自浙江考察歸來,向多方專家咨詢后,決定嘗試生態氧化塘項目。農村土地相對寬廣,且多傍河。利用原有的河道建設生態氧化塘,生態氧化塘設計分為上中下三層,虎尾草、紫藤花、美人蕉等不同的水生植物吸附消耗含氮、磷等營養物質及重金屬,實現污水處理資源化,進一步改善提升水質。再結合步道、休閑、娛樂設施,為美麗鄉村增添一抹清新。

涵江區白塘鎮集奎村后亭自然村有一條河,當地人稱下溝河。沿河而居的村民唐春珍說:“以前坐在門口吃飯,飯是顧不上吃,只顧著拍蚊子?!畢衷諫躉僚繕嫌貿?,河水清多了,最明顯的變化就是蚊子基本上看不見了,吃飯的心情好多了。

村民陳一鵬告訴記者,印象中這條不知名的河近20年不流動了,如同死水?!耙鄖?,這條河水流湍急,我們小時候在這徒手抓魚,后來大家盡往這里倒垃圾,時間久了,村民都在河上行走,直接走到對岸去?!?/p>

盛夏的大榕樹下,幾位工人在忙著制作龍舟。樹下的河水,正流得歡暢。陳一鵬感慨地說:“十幾年了,龍舟終于可以重新下水了!”

集奎村書記劉國喜介紹,從今年3月開始,3個月時間,村里投入近60萬元用于清淤、三格式化糞池的建設、掛管等工作,后亭自然村幾條河流重現清澈。

河清了,風光更好了,一時間,生態氧化塘成為白塘鎮的“網紅工程”。據了解,截至8月,白塘鎮氧化塘現在共有24處,共13939平方米。

但水清后,白塘鎮還不止步于此。當下,白塘鎮正探索生態氧化塘加濕地的模式,利用農村現有的渠道作為天然管道,讓經過氧化塘之后的水,以其還殘余的氨氮等微量元素灌溉水稻田地等濕地。這樣做一方面用生物化肥代替工業化肥,構造起水、土、植物三者相結合的良性循環。另一方面生態氧化塘加濕地的模式既對出水再生回用,又利用塘內的水生物對水體進行進一步的生態凈化處理。

濕地公園,“清上加清又加親”

2015年,考慮到仙游縣榜頭、蓋尾兩鎮及瑞峰工業園區居民的生活污水排放問題,仙游縣政府在這里投建了仙游第二污水處理廠,2016年7月投入運營。

從開始投建到運營,附近的群眾多持負面的情緒。仙游縣蓋尾鎮仙溪村村民王源順說:“覺得家門口有一個污水處理廠,聽著就不舒服,感覺這不是自己理想的居住環境?!?/p>

不承想,兩年后,這個地方竟然蛻變為家門口的打卡公園,大家都愛來這。現在每天,只要不下雨,這里的村民早早地結伴出來,跳廣場舞、散步、聊家常,不亦樂乎。

仙游縣水務集團副經理黃建生介紹,這是一個帶有配套功能的濕地公園,輔以集木蘭溪特色濕地景觀、防洪安全、科普宣教為一體的綜合性場所,為周邊居民提供了一個生態觀光、休閑娛樂、親近大自然的好去處。

走進仙游第二污水處理廠,只見它位于仙游縣蓋尾鎮仙溪、仙潭村交界處,莆田的母親河木蘭溪干流在這里放慢速度,形成一片寬闊的湖面。

時間回到2018年6月,莆田市委書記林寶金實地察看了仙游第二污水處理廠,了解其運行及蓋尾鎮、榜頭鎮生活污水收集管網建設情況。他強調,污水處理與生態環境和生活環境密切相關,要加大污水收集力度,提高污水處理率,不斷提高出水水質。同時提出結合廠區前河灘地建設配套功能濕地公園,對提標改造后一級A的尾水進一步處理的方案,減輕尾水對木蘭溪水質的不利影響。

同年8月,政府隨即投資1640.57萬元,用于仙游第二污水處理廠提標改造。項目采用投加碳源強化生物脫氮工藝、“高密度沉淀池+濾布濾池”深度處理工藝和次氯酸鈉接觸消毒的尾水消毒工藝,將第二污水處理廠尾水排放由《城鎮污水處理廠污染物排放標準》(GB18918-2002)一級B標準提升至一級A標準。

“其實達到這個標準,已經全然無味了,而且水中的含氮、氨量已經大大降低了?!被平ㄉ?,但因為考慮母親河在旁,政府再斥資1000萬元,建設10個生態池,以污水處理廠尾水深度凈化為主,通過濕地植物、LID型生態溝渠、生態導流濾堤、人工水草及曝氣復氧等工藝,將處理后的尾水以濕地的方式進一步凈化。同時,通過建設園路步道、跨湖景觀橋與觀景平臺等配套設施,使第二污水處理廠成為配套的濕地公園。

“單是10個生態池,通過生態池中植物的吸附,污水處理廠的出水水質進一步提升,已經實現讓母親河水清上加清了?!被平ㄉ檣?,但仙游縣政府圍繞10個生態池做加法演變為濕地公園,讓附近的老百姓獲得更多的幸福感。附近百姓都不吝溢美之詞稱贊其為“親民工程”,可謂“清上加清又加親”。

緊挨著仙游第二污水處理廠的濕地公園,因其較為完善的公園功能體系,加上污水治理與人工濕地公園的巧妙結合,一時間成為水生態治理的典范,也成為省內第一個由污水處理廠提標改造工程配建的濕地公園。

記者手記>>>

好生態,共擔當

□俞靚

生活污水收集難、處理效果差是長期以來農村地區環境治理面臨的問題。

在水系發達的地方,常常一條小河就是村界。而這條河的命運,常常需要兩個村莊共同擔當。村與村之間,也因為河道的治理,而產生了新的聯系。如何齊心共同治理好當下的水生態,是更為迫切的問題。

有成功的經驗在先,走訪白塘鎮的幾個村莊時,不少村干部都表示,只要村集體收入跟得上,但凡涉及河道,都希望建設生態氧化塘。村與村之間也大多達成共識,只要河能清,就想盡辦法實現。

河道清了,如何維護?同樣需要沿岸的群眾常抓不懈,守土有責。當地持續對地面、水上進行保潔,但凡建有氧化塘項目的河流,基本上都是河清水暢。好的治理成效也成為對村民行為的約束,當地民眾反饋說,就像進別人家的房子,發現地是干凈的,自然就要脫鞋進去。生態氧化塘只是一個良好的開端,我們堅信,莆田的污水處理未來還將有更精彩的篇章。

責任編輯:劉一鳴

熱門推薦